7星彩200期走势图

用自己的慘痛裝修經歷,給身邊親朋好友敲響了警鐘丨家裝干貨故事

2017-11-19 12:12:32 柳州市寫意空間裝飾有限公司 963

苦說新房裝修的始端


房子,對人們意義深遠,它不僅是幸福生活的基石,更是婚姻的“敲門磚”;如果說,房子是幸福的雙刃劍,那么裝修則是那塊磨刀石。結果磨得好壞,就要看最初選的那塊石了。


都說買房不易裝修更難,對此,鄒生、張女士夫婦兩人可謂深有感觸。


九年前,結婚時新房裝修是父母一手為他們操辦的。雖然他們并沒有參與多少,體會不是很深刻,但遺憾也是一大堆,不提也罷。


結婚那時的房子是85平方米,對于夫婦兩人的小生活來說,過得還算是可以。夫妻倆都同在一家外企公司工作,當時兩人正值年輕奮斗階段,對事業充滿著激情與動力。憑借著一股勤勞實干的勁頭,鄒生如今已經是這家公司的大區經理,而張女士也負責著媒介公關工作。


事業在不斷擴大的同時,鄒生夫婦的家庭也在發生著可喜的變化。尤其是一對兒女誕生,讓整個家庭充滿了幸福的味道。但為了照顧兩個小孩,張女士不得不暫時離開職場,做起了全職媽媽。隨著孩子們逐漸長大了,父母也逐年衰老,原先85平米的房子已不足以滿足當前的生活需求了。為了讓孩子能有更好的成長環境,也想接父母同住,讓他們享福,得以兒孫繞膝,換個大房子已是他們想提高家的生活品質的前提目標了。


于是,懷著對美好生活無限憧憬。夫妻倆經過仔細商量,在去年購置了一套165平米的大房。日盼夜盼終于等到了交樓期,但他們不知道,一場家居裝修的煩惱歷程才剛剛開始……


用自己的慘痛裝修經歷,給身邊親朋好友敲響了警鐘丨家裝干貨故事


東莞魯班


定設計:免費設計 陷阱多


經過了拿到新房鑰匙的那一刻喜悅之后,平靜下來的鄒生、張女士開始忙碌于裝修的籌備之中。夫婦倆對于裝修并沒有太多經驗,但他們還是覺得,家住得舒不舒服,前期一個好的設計是至關重要的。


經過同事的介紹,星期天,夫妻倆來到了一家裝飾公司“B”,說是“公司”,其實這就是一個店面,所有工作人員加起來也就5-6個人。但考慮到是熟人介紹,而且價格應該相對會比較低,鄒生還是安心地坐下來跟開始設計師洽談了。


簡單地了解了鄒生的裝修需求后,設計師拿了一本類似于雜志的書刊遞到他面前,說:”您看您喜歡哪種裝修設計風格的,我們的設計可以按照您挑選的結構和風格進行,而且我們的設計是完全免費的” 。鄒生在心里盤算了下:按照顧市場上普遍每平方米150元的設計費來算,這樣160多平的房子可以省下兩萬多元呢,這對他來說是個極大的誘惑。


由于鄒生、張女士二人對裝修并沒有太多認知,對設計的理解也僅僅是停留在“選擇什么風格”、“擺什么家具“上,自己并沒有一個清晰的規劃,鄒生覺得只要挑選一個自己喜歡的裝修風格,讓設計師參照設計,那應該不會有什么太大的問題了。加上”免費設計“和設計師的各種承諾,鄒生信心滿滿地與裝修公司”B“簽定了合同。他此時心里想的,更多的是盡快地完成裝修,搬入新居。


用自己的慘痛裝修經歷,給身邊親朋好友敲響了警鐘丨家裝干貨故事


東莞魯班裝飾小貼士


用自己的慘痛裝修經歷,給身邊親朋好友敲響了警鐘丨家裝干貨故事


東莞裝飾公司小貼士


買材料:東奔西跑 對接難


由于張女士在家當全職媽媽,鄒生就成了家里唯一的經濟支柱,加上買了房后,生活開銷顯得有些緊湊,而且裝修開支也大,夫妻倆聽從了裝修公司的建議,采取“半包”的方式進行裝修,即:由裝修公司負責施工及輔材,業主自己負責主材的采購。在一切生活開支上都精打細算的張女士覺得,自己購買主材,裝修的成本可以控制在自己的手中。而且趁著現在賦閑在家,工地的施工可以自己跟進,全程把控。


然而,裝修的復雜過程遠遠超出了張女士的想象。早上送完兩個孩子上學后,她就要開著車在工地和建材城之間奔波。瓷磚、衛浴、馬桶、家電、燈飾、櫥柜…….每一件在材料清單中出現的物品,張女士都要在建材城耗費幾個小時時間。尺寸的大小、商品的規格、用材的需求,當材料店銷售員把這一個個問題拋給張女士時,看著她一臉錯愕的表情,銷售員覺得既好笑,又同情。


張女士把這些苦水跟鄒生傾訴,鄒生心里也有點自責。所以為了不讓妻子那么辛苦,鄒生都會在工作不會太忙的時候,到工地上幫忙主材到場的收貨對接,為妻子分擔點勞累。但主材的進場時間總是不太確定,很多次,商家把材料送到后,才給鄒生打電話通知他來收貨,而他每次迫不得已三番五次向老板臨時請假時,老板的臉色總是令他五味雜陳。


用自己的慘痛裝修經歷,給身邊親朋好友敲響了警鐘丨家裝干貨故事


東莞魯班裝飾小貼士


用自己的慘痛裝修經歷,給身邊親朋好友敲響了警鐘丨家裝干貨故事


東莞裝修公司小貼士


控預算:惡意增項 超預算


鄒生夫婦選擇的半包式裝修,經歷了選購建材、對接收貨、驗貨等奔波之事,發覺不僅耗時、耗精力,費用也并沒有節省到多少,反而還增加了許多開銷費用。


這一天,鄒生又接到了工長的電話,匆匆趕到了工地。工長告訴他,原套餐包含的天花吊頂只是一個基礎造型,使用的材料也很一般。工長建議把吊頂的造型換成同小區里另一個鄰居家的裝修樣式,這樣不僅可以省掉設計費,還能保證吊頂美觀、牢固可靠,但是因為用料不一樣,造型也更復雜,所以要增加點材料費和人工費。


鄒生小心翼翼地問:“那大概要加多少錢?”工長說:“需要補差價大約三千元左右。” 鄒生回想起之前的水電改造、門檻石、包埡口和窗套都基于原始設計上做不同的所謂“升極”,費用已經大大超出了原來的預算,現在吊頂又要更改,他實在有點力不從心了。鄒生說:“按照原來設計的做吧,不要改了。但工長說:"他以前做過的客戶做過類似的吊頂,后來入住沒多久吊頂就開裂下沉了。如果堅持這樣做,后果我們不負責的哦。"


這句略帶威脅的話讓鄒生心里很不是滋味,他現在才發覺,裝修合同一旦簽定,很多時候自己都會被裝修公司牽著鼻子走。一開始想要省錢選擇的低價套餐,最終成了一紙空文,裝修成本遠遠超出了預算,但為了裝修質量,卻又不得不妥協。